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大明1617 > 第一千章 小心
    “这个事在下可不敢打包票。”李平之笑道:“我知道我们大人对军门大人是十分尊重的。对了,听说军司打算修复故元中都,那里地方广阔,故都气势恢宏,地方极大,尽可展布起来。上回有信过来,在那里可能会修筑大量的宅邸区域,都是照苏州园林的样子来修,我们大人已经定了会给军门大人留一套,将来大人退居优游林下时,也可以到塞北住一住,领略草原风光的同时,照样是住在江南园林之中,尽享退居之福,岂不美哉?”

    这事也是郑国昌向张瀚正式提起过的,麻承恩代表麻家的利益,郑国昌的家族不大,只代表自己就行了。

    他们和张瀚牵扯过深,一旦有所反复,最好的结果也是会被免官,一旦失势,免官就可能只是第一步,底下就会是群狼一冲而上来撕咬,失势又财富超过了权势所能护持的幅度,财富就是一种累赘和负担,而就算此时放弃,又有几人能相信他郑国昌是两袖清风回乡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和张瀚继续绑在一起这也是此前郑国昌和麻承恩两人偷偷到草原和张瀚见面的原因所在,他们必须要得到张瀚一个明确的承诺,这样才能放心继续合作下去,否则两人就算深陷进来,也得想办法慢慢抽身。

    这一次的消息果然更令郑国昌高兴,他笑着道:“这果然是好消息,老夫心怀大慰。”

    李平之趁热打铁道:“军门大人不妨先送家人到青城暂居,那里也有相当多的很象样子的官邸,一应使费,日常照应当然都是我们大人的,断然不会受半点委屈。”

    这一次郑国昌还是有些犹豫,他想了想,说道:“那边还乱着,文澜自己也要顾虑很多事情,青城听说也并不大,老夫的家眷就不必去凑这个热闹了还是等旧中都修复了再说吧。文澜给老夫的信中也提起过旧中都的规模相当恢宏大气,老夫也是相当心动的,哈哈。”

    李平之微笑着应了,接着便开始用谈正事的口吻道:“军门大人,我们的移民数量还是相当不足。未来数年,我们打算迁移几万辽民过来,不过暂时和东江那边有些不愉快,移民之事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容易,最近我们还是打算在福建沿海,漳福等府招募百姓移民到笨港那边去,那边土地肥沃之极,沿海地方距离山地很远,大量田亩可以轻松就开出来。气候温润,土地肥沃,近海多鱼,多野物,百姓去了,容易生存,比在这边苦熬要好的多,到时候,他们也会感激军门大人的。”

    “这事你们可以做。”郑国昌笑道:“福建这边闯海向来是可行的事,此前颜思齐就带了万把人走,官府也没有过多干涉。你们和记向来恭顺,从未有滋扰海疆之事,你们上岸活动,老夫置之不理也不怕会有福建籍的言官会出来多事。这事你们尽可放手去做,但要记得,放手去做,不是放声去做。”

    李平之哈哈一笑,说道:“老大人真是善谑,在下明白了。”

    郑国昌道:“人数还是要有限制,三万以下,动静不大。”

    李平之道:“在下明白,准定不会超过三万人。”

    辽民的称民其实还是在进行之中,按和东江镇谈好的就是当初招募的将士和其家人都可以赴台,当然有了上次的冲突之后,现在东江镇的配合度相当有限,不过在和裕升的大炮巨舰的威胁之下,相信东江镇也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坚船利炮的威胁他们还没有解决,做事不会太过份的。

    未来两到三年内,五万辽民加五万闽浙移民将会构成十万人以上的大规模的移民潮,将会以一百户为一屯堡村落的形式往台南内部迁移。

    郑成功移民十几万到台也是大概差不多的地点从笨港到大员一带都是后世台南区域,近海平原多,山地少,物资十分丰富,不象台中到台北有相当大的山地区域,台北也有大片的宜于屯垦的地方,所以几十年后也迅速发展起来了。

    一直到清朝中叶时,台湾才完成了汉民移民的过程,清政府设了一府数县,几十万人口,台湾才真正归于中国版图之内。

    不管何时人当然是最重要的,郑成功移民,陈永华等官员兴农植桑,局面迅速稳定,台湾方有养活郑军确定延平基业的根本,相比起来,当初的颜思齐和郑芝龙格局都是太小当然也可能是没有被逼到那份上的原故。

    十余万移民当然也只是基础和底子,未来几十年内可能会达到几十万乃至百万的规模,这就需要长期的规划和运作,而不是在海边建个堡子屯田就能完事了。

    “尔等要好做。”郑国昌敛了笑容,用告诫的语气说道:“孙国桢,俞咨皋都已经上报,与红夷签定了和约,彼弃澎湖,我们容忍他们使用东番港口存身,其不准至我大明岸边骚扰地方,我们也允许他们前来做正常的贸易往来。此后彼辈会慢慢腾出手来,他们迟早会和你们发生龃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李平之很沉静的点点头,说道:“老大人放心,我们定然会好生防着他们的。”

    听了李平之的话,常威有些郁闷的道:“同僚叫我们小心,郑军门也是一样的意思,俞咨皋也是叫我们小心,我们就真的是这样的形象,人畜无害?”

    众人闻言颇为赞同,蒋奎道:“他们大约是真的没把李指挥的三千部下放在眼里吧。”

    常威赞同道:“其实如果不是海上力量稍有不足,凭第四团完全能横扫岛上的荷兰人,他们才几个人几条枪,正面对上,咱们完全能打的他们找不着北。”

    李守信道:“他们的战斗经验应该比我们的新军将士强的多,不过我们还是有信心在陆上正面会战时获得胜利。但我们必须要承认,暂时没有实力去攻打他们已经修筑好的堡垒区域,强攻是不可能获胜的。”

    常威怒道:“这帮狗、娘养的也会筑堡,和咱们商团军在草原上干的活一样,也真是活见了鬼了。”

    常威等人当然不知道堡垒战术本来就不是张瀚的发明,以点带面,中心建堡,处处开花,要的就是防御和进攻能够配套,这种打法,明军就没有办法,女真人也没有办法。前者是军队不行,后者是物资不足和体系落后,只有这个时代的荷兰人与和裕升可以这么搞。

    殖民者的惯技就是在沿岸边的地方筑堡,然后沿内陆一路修堡推进,一个军堡可以辐射数百里方圆的地方,主要也是视抵抗者的实力而定,象台湾这种地方,如果不是有和裕升这种外来势力,荷兰人修三四个军堡,基本上就算是可以说是拿下来了。

    “他们在大员那边修的城堡我去看过。”李守信以纯粹的军人身份说道:“值得称赞,也值得肯定。事实上我们大人还有参谋司的人都提起过这种棱堡。”

    李守信站起身来,拔出佩刀走到室外,众人都跟着他走出来。

    “你们看,”李守信画了一个简单的棱堡图,说道:“棱堡的概念说着复杂,其实是十分简单的,以前的城防主要是一个凸起的多边形,而棱堡是凹进去的多边形,这样的改进使得无论进攻城堡的哪一天,进攻方都会暴露给两三个棱堡面,防守一方可以用火力交叉攻击这种堡垒配合火炮和火铳,几乎是没有办法正面攻克的。比如这个热兰遮城,其实是一个大型棱堡,有好多个多层棱堡的集合,其一面近海,我部没有办法从靠海的一边攻击,另外三面都是棱堡构造,而且无门,只能打掉其火力点再攀爬,那又会遭遇第二和第三层上层堡垒自上而下的火力打击。这么说吧,敌军只要以一千人守堡就能兼顾各个火力点的输出了,我们三千人是无论如何也攻不进去的。不要说三千人,就算六千,九千,两万人也很难。除非配置超过二百门的火炮,以一万以上的老兵,不惜代价不惧死伤的强攻,以伤亡数千人的代价可以拿下,除此之外,就是只能用长期围困的办法拿下此堡了。”

    “对强攻这样的军堡,我军是否有必胜的信念和不惧死伤坚持进攻的决心,士兵们是否会持续听令攻击而不崩溃,老实说,我没有信心。”

    李守信补充完毕,退向一边,他在军司没有任职,就是纯粹的军事主官,和十二团在辽东的情形不怎么相同,那边的温忠发等人还要负责屯田还有和东江镇打交道的事,而第四团在台湾就只管打仗和训练,任何军政外交事宜都由行军司来负责,军队主官不必操心军事之外的事情。

    常威皱眉道:“听说已经任命了周耀为军训司新的司官,在他的调教下,我商团军的整体面貌会有大的改进吧?”

    李守信颔首道:“确实会,周耀带兵就是一个狠字,要我说,本军真的什么也不缺,体能技战术训练很规范实用,装备军饷待遇也差不多到顶了,但各级将领多数不是边军出身,打的仗也不算多,而且激烈程度很低。这样没有受到捶打的军队,一旦遇到大仗会有麻烦。我们大人真的是英明天纵,看到这一点,果断用周司官,我想草原上的十来万战兵和辎兵有难了,但对我们商团军来说是大好事。”

    常威和张续文等人都是暗暗点头,李守信的判断和他们私下里的交流结果也是一样的。

    蒋奎和王鄣等军方人员并不怎么服气,王鄣笑道:“我已经接到调令,到军训司培训一段时间,李指挥你把周司官夸到天上去了,我倒想亲自领教一下。”

    一千章了,感慨一下,和标题一样,这本书写的小心翼翼,不敢马虎怠慢,如果成绩不能更好,应该水平就是这样了,为什么上天不给我更好的天赋呢,我不高兴啊,天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