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科幻小说 > 祸种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找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关公面前耍大刀,找死!

    “这位是?”

    对于杨刚还带了我前来,这一名大师显得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也就恢复了惊讶的神色。

    随着杨刚身后走进了门之后,我不动神色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和杨刚的那个书房的布置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而这一名大师,却让我产生了十足的兴趣。

    我抿了抿嘴,这大师看上去也有六七十岁了,应该是和曾叔还有我大伯他们是一个年代的人,白发苍苍,身穿一身紫色的道袍,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不过看到他穿戴的这么整齐,我就有一点纳闷了,现在怎么说都已经九点多了,难道他睡觉都不脱衣服吗?还有就是杨刚说不管什么时候来找他,这个人都在。

    “白大师这是我女婿,他也遇见了一些麻烦,今天去家里吃饭和我说了,我就带他来找您解惑”

    “哦?是吗?”这个白大师上下打量着我。

    我礼貌的笑了笑:“白大师,我叫我小秦吧。”

    “好坐下吧,有什么问题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的。”

    其实这个时候我看见他,觉得他应该是有一点本事的,也就抱着试试的心里去问问,当时这个时候我心中还有一个顾虑,就是这个白老头,到底和任清风是不是真的有关系,虽然是任清风介绍杨刚来的,但是他们其中又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现在我也说不好。

    这个时候我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说道了:“我想请问白大师一个很难题,就是一个命格特殊的孩子,对你们这样的修道之人会有什么样的作用?”

    “这是什么意思?”白大师眉头一皱。

    我摆手笑了笑:“白大师不要误会,是这样的,我远方亲戚家有一个小孩天生阳气极重,属于双火之命,才刚刚出世不久,不知道这样的孩子对于你们来说,就是站在你们的角度去想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这个”白大师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了一个所以然来。

    “难道白大师,不懂?”

    “难道这就是你女婿遇见的事情吗?”白大师并没有理会我,也许是他根本就没有将我看在眼里,而是转头看向了杨刚,有那么一点质问的意思。

    杨刚刚要说话,可是我却拦住了他,同时我自己也站起了身子,在这个屋子里转悠了起来,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这个时候,白大师似乎发现了这一点,低声的看着我问道:“你你是一个瘸子。”

    “瘸子怎么了?有意见吗?”说这话的时候,我走到了墙角,看见在那里有一个丝毫不起眼的神台,只不过神台上供奉着的竟然是一个空酒瓶,看到这一幕,我笑了起来,这不是我们常用的把戏吗?

    我琢磨了一下,将那个空酒瓶给拿捏在了手上掂量了一下,还有点重量。

    “你干什么!”

    我耸了耸肩:“看看这里面是装着什么的。”

    “等一下!你说你姓秦?”

    我点点头:“我还是个瘸子?想起什么了?”

    就在这一刻,这个白大师的脸色忽然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刷的一下就白了下来,双腿都开始有点不自觉的发抖了。

    “你你就是那个祸种!”

    祸种?我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我抿了抿嘴:“你知道的还不少?不过我并不是祸种,祸种是我哥,林嘉豪我只是一个瘸子?”

    “你就是秦川!”

    我点点头:“不错,我就是秦川,认识我?”

    “你”说道这里,白大师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全身发抖的指着我,又看了看杨刚。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杨刚也看出了事情有点不对劲,他也不敢坐在那个白大师的身边了,站起身慢慢走到了我的身后。

    我笑了笑,然后抓着酒瓶子的手一松,酒瓶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不要!”

    “哦?”看见白大师那么紧张的样子,我疑惑的笑着说了一声:“怎么了?”

    “这这酒瓶子里装的是一只厉鬼呀!”

    “厉鬼?是不是缠着我老丈人的那一只?”

    就在这个时候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咒,然后走到了杨刚的身边:“叔叔,你不是一直想看见鬼吗?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

    “开冥途!急急如律令!”话音刚落,我就将符咒打在了杨刚的胸口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见了一阵黑烟慢慢从酒瓶子碎的地方飘出,形成了一个人影,而这个人影正是刚刚在杨刚家被我打跑的那一只!

    就在人影刚刚形成的那一瞬间,我直接在手中点上了符火,一把掐住了黑影的喉咙。

    “厉鬼?我看也就是一直不成气候的小鬼罢了,你身为一个大师还怕这玩意?哦?你养鬼!你养鬼故意要害我老丈人是不是这样!”

    不知道今年是不是我做的事情太让人害怕了,还是我在有些人的心中已经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要不然在一天的时间内,为什么会有两个人都对我下跪了呢?

    当白大师跪倒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懵了,虽然开始我就已经看出他根本就不是大师,应该只是会了一点皮毛,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一点皮毛他好像都不会,要不然为什么给我跪下了?

    “说,为什么要害人?绑架一前几天的那个小婴儿和你有没有关系,还有我抓了抓脑袋,任清风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那死去的六名女孩你是不是也有份!”

    “秦川!秦先生,这些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我只是拿钱办事,是有人叫我这么做的,我没有害人,叫我叫我想办法拖住杨刚!”

    我看了一眼杨刚,然后问向了这个白大师:“拖住?为什么?”

    “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真不知道,我自己琢磨的方法养了一只鬼,他们要我用这鬼来吸引住杨刚!还说,还说我能赚到钱。”

    我点点头,可是我的手却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的用力,等我松开手的那一刻,手中所有的火焰尽数钻进了那一只小鬼的身体当中,它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叫喊就这么烧成了灰烬。

    “你说都不管你的事情?”我站在了原地,双眼一直盯着那个白大师看着。

    他害怕倒是真的,全身不停的发抖,脑门上也有汗水流了下来:“叫任清风过来,不然我杀了你。”

    这话我说的很平淡,虽然我不会随便杀人,可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林嘉豪教会了我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人,到时候要是被人卖了,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他说这些都不关自己的事情,他是被任清风找来的,为的就是拖住杨刚。

    其实这一句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让我在意的是他怎么知道我叫秦川?还知道我是瘸子?我不相信任清风会将这件事情告诉他,完全没有必要,所以这个家伙肯定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

    “快点,我的耐心很不好,让任清风过来,正好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她,打电话告诉她,说我背后的伤,一直都很痛,为她是不是要赔偿一点。”

    “这我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但是我知道她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找她!”

    “哦?”我疑惑的看着这个白大师,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他说的话中就满是漏洞,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思考呀?

    任清风是什么人,可能随便将自己所在的地方告诉这个人?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用,那你走吧,既然这些事情和你都没有关系,我不难为你,但是你要去找一趟任清风,告诉她,我在这里等她。”

    “你放我走?不杀我?”白大师对于我的决定显得异常诧异。

    我一边笑着,一边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骗你一个老头干什么?我要杀了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滚吧!”

    “谢谢谢”嘴上说着谢谢,可是白大师的脸色异常难看。

    他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的杨刚已经看傻了一切,可就在他刚想朝我开口问话的时候,白大师猛然一个转身,手中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把小匕首,整个人腾空挑起,对着我的脑袋就刺了过来。

    我笑了笑,手中快速的拿起了身边的一个板凳,举过头顶,对着他的身上就砸了下去。

    “轰隆!”

    凳子散落满地都是,而白大师也趴在了地上,满脑袋的鲜血。

    此时我抬腿直接踩在了他的脑袋上:“你真当以为我是傻子吗?姓白的,看你年纪这么大,也没有多少年可以活了,我给你一个可以多活几年的机会,立刻找任清风过来,不然有你好下场!”

    “先生!女婿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点上了一根香烟:“叔叔,现在这事情和你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你遇见的所有事情都是他们的骗局,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赶紧回去将自己公司里的事情处理好,然后把自己的书房也弄成以前的那样,缠着你的东西我已经除掉了,您不会再有事情了,先回去,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