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穿越之神宠时代 > 第十七章 妖孽!(第一更)

第十七章 妖孽!(第一更)

    轰!

    火焰狼龇出锋利的牙齿,低沉的嘶吼从颤抖的喉咙中传出,残存的碎肉屑清晰地存在尖锐利齿中间,一股腐烂的恶臭扑面而来。

    而陈冬青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般,嘴角微勾,继续喝酒。

    杜杰皱着眉头,三角眼狠狠瞪着他,

    “只要签了这份合约,你还是我们的朋友,我还会给你更多你想不到的权利,地位,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陈冬青瞥了一眼那份厚厚的协议,想都不用想,那些全部如何控制自己的条例,可惜,这些杜杰所许诺的种种优待,唯独陈冬青最看重的东西没有,自由!

    杜子腾还没等陈冬青作何回答,就立刻挣扎起来,

    “父亲,你不能这么做,这是逼迫!”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冲过来阻止火焰狼!杜杰拍了一下手,后堂立刻出来两名仆从,上前直接夹住杜子腾,不管小少爷如何喊叫,带了出去。

    杜伦这时候也站起身子,复杂地看了一眼陈冬青,他知道,陈冬青根本就不会妥协,所以自己在这里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叹了口气,

    “杰儿,我去看看子腾,哎,虽然陈小友品行有亏,但毕竟很是人才,你适可而止吧!”

    杜杰点头认真道,

    “是,孩儿晓得了,父亲先去吧,马上就解决了。”

    其实杜伦一走,杜杰和陈冬青就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杜伦走之前那句话看似好像说把陈冬青放了,但实则是告诉杜杰,毕竟陈冬青很聪明,下手干净利落点。

    目送杜伦消失后,杜杰也随之坐了下来,自信地看着陈冬青,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吧?”

    同时将那份协议推给陈冬青。

    陈冬青根本不会去翻看,将酒樽内剩余的酒一饮而尽,盯着杜杰笑着说,

    “你感觉我来之前不知道你们的意图么?”

    杜杰也笑道,不过确是残忍地笑,

    “那你这种态度,是当真以为我不舍得杀你?”

    陈冬青夹起一片青牛肉,放进嘴里咀嚼。倒是杜杰也不着急,以为陈冬青已经插翅难飞了,即使现在在拖延时间,但以自己调查的详细信息来看,陈冬青认识的所有人都救不了他!

    看见他将牛肉咽下,杜杰轻笑了一下,

    “这么快就咽下去了?哼,我还以为你还要多咀嚼一会,好‘细细’品味更多时间呢!”

    这一切,杜杰都认为是陈冬青在拖延时间。

    没错,陈冬青确实在拖延时间,而之所以咽下去,正是因为时间到了,那心底的一声呼唤,令他知道,三尾狐就在不远。

    陈冬青咧嘴一笑,

    “嗯,杜家美食确实美味,我都流连忘返了!”

    杜杰拍了拍案几上的协议,轻笑到,

    “你喜欢,以后可以天天吃,顿顿吃,只要签了它,应有尽有!”

    陈冬青立刻大骇模样,连摆双手,

    “杜伯父,您可是误会了,我是说,这点可不够吃,还要再加一份才好!”

    杜杰感觉自己被戏耍了,气急而笑,

    “哦?哈哈,准备去地狱吃?嗯?”

    陈冬青露出一个阳光无邪的笑容,

    “家师就在门外,伯父您也要给她准备一份才好啊!”

    家师?什么家师?我的调查中,陈冬青这小子纯粹就是一乡村小子啊!上援川学舍都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更别说什么厉害的老师了!

    杜杰早已经不耐烦了,握紧拳头,

    “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用再拖延时间了,三数之内决定,要么签了,要么,死!”

    “三!”

    “二!”

    火焰狼早已准备就绪,

    “杰少爷,您稍等,孙老师来了!”

    杜家的管家杜聪急忙走进大殿,阻止了几欲下手的杜杰。

    杜杰怒气冲天地瞪了杜聪一眼,但是杜聪毕竟担任杜家多年管家,就连自己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倒也制止住了自己纨绔脾气,不过语气还是颇为不善,

    “孙老师?哪个孙老师?”

    杜聪走到杜杰身边,眼神奇异地看了泰然自若的陈冬青一眼,随后轻声说,

    “援川学舍的孙老师,老爷曾经说过的那位!”

    原本还一脸杀气的杜杰,听了管家的话后,立刻双眼瞪大!

    “什么?竟然是那位!她和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陈冬青在一旁看得清楚,他自以为已经高估孙怡姿了,本想通过她能护住自己周全,但没想到就连一向心高气傲的杜杰杜纨绔,听见她还是会有这般大的反映,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位便宜师傅!她背后的能量不可小觑,哎,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决定的这一步棋到底是对是错!

    这一切在陈冬青脑海中一闪而过,表面上没有露出丝毫,淡淡地说,

    “哦,孙怡姿老师啊,那是家师,今天我邀请她来赴宴的!”

    杜杰一听这话,方知刚才那一幕宛如笑话,原本看陈冬青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一意味是装模作样,没想到他竟然是等着看我笑话啊!这个可恶的小子!瞪着眼咆哮道,

    “你怎么不早说?”

    陈冬青眨巴下眼睛,

    “说什么呀?我也不知道你要听这个呢,我以为你不关心呢!”

    看见陈冬青一脸不知所措模样,回想到自己刚才那咄咄逼人样子,这时候,陈冬青无辜的眼神,就好像在不停嘲讽自己一般,杜杰怒火中烧,双眼微眯,滚滚能量附着周身,

    “你,你!!!”

    “杰儿!休要再错下去了!”

    此时,杜伦瞒珊进入大殿,立刻阻止了正要发飙的杜杰。

    杜杰满腔怒火,他杜家大少爷何曾受过这等窝囊亏?从来都是自己看别人笑话,那里有别人看自己的?

    杜杰手指陈冬青,憋屈地望着杜伦,

    “父亲,这小子竟然玩弄我,我怎能。。。。。。”

    “杰儿,不用说了!”

    杜伦已经走到杜杰身边,伸手拍下他指向陈冬青的手掌,叹了口气,

    “哎,本以为你已经长大了,没想到还是本性难移,刚才仵作传来新的消息,那陈佳辉分明是自己失足跌落悬崖,后被野兽吃了一部分,并不是三尾狐留下的痕迹,是你弄错了!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定下,陈小友是无辜的!你还不赶快道歉!”

    杜杰表情一愣,不应该啊,自己也认识那尸身痕迹,分明就是三尾狐造成的啊!况且世间都知道三尾狐喜食人肉,已经被人类打杀的很少了,估计整个援川也就陈冬青那里有一只,现在竟然把这些罪行全都洗清了?

    那就只能是一个情况了!父亲告诉自己多加避让的那个孙怡姿,背后能量大的惊人!

    不过这短促的一段时间,杜杰小心脏几次大起大伏,都快炸裂了!想要道歉,根本不可能!

    杜杰冷哼一声,转身离去,火焰狼凶狠地瞪了陈冬青一眼,紧随其后。

    杜伦微微摇头,随后叹了口气,诚恳地拍了下陈冬青,

    “哎,我这不孝子,从小就被他母亲宠溺坏了,现在这么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这次竟然还险些因为大意造成大祸!都是我管教不严的过错啊!陈小友,实在对不住啊!老朽真是被这不孝子气坏了!”

    陈冬青目瞪口呆地看着杜伦在眼前捶胸顿足,一脸悔悟,差点就认为这小老儿真的是一位秉公职守的好人啊!可是,这里不得不为杜伦鼓掌,无论怎样,杜伦的这一出戏算是完整地演完了,从戏台开始到最终谢幕,他的红脸可谓是到了极致,即使两世为人的陈冬青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不过有一点还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自己的力量终究太过弱小,纵然看杜家好似屈服了,但那不过是看到了自己老师背后的庞然大物了。

    自己若是想要让杜家成为鱼肉任人宰割,那就想太多了。这次孙老师帮自己出面也只是因为好奇,或许还有一点点的怜悯,这个“家师”的身份,也完全是自己在扯大旗而已。

    毕竟自己说到底还是一个一阶魂卒的实力,自己终究还是毫无背景。

    要是自己还想再打探那些小本本中的消息,就只能还是与杜家合作!不过也正因为这一场图穷匕见的鸿门宴,自己以后就能更好地利用杜家打探消息了,要是有人问的话,直接回答“家师让我大厅的!”,如此岂不是美滋滋!

    陈冬青一脸笑意地扶住不断自责的杜老爷子,

    “杜爷爷,这都是误会,以后会好的!”

    杜伦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经受这么大的恐吓,竟然还能心平气和地不要任何赔偿?如此之深的城府?更何况此子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十几岁孩童!会想到前几个月在这援川所做的一切,杜伦心中一颤,

    妖孽,妖孽啊!